澳门网上十大赌城网址

| | | | |
智库·中心
蔡昉:保民生与促经济需有机结合

2020-07-24

调整字号:

来源:《社会科学报》;时间:2020年7月16日,第001版

 

  当前,中国已经进入疫情后阶段,面临恢复经济、恢复基本民生的问题,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非常值得关注。今年政府没有确定 GDP 的具体增长速度指标,但是提出“六稳”“六保”。这两条当中第一点分别就是稳就业、保就业。在这一轮疫情中,小微企业、个体经济受到的冲击最大。在疫情的冲击面前并不是人人平等,有的主体受到冲击显然更大,恢复起来也更难。

 

  保民生与促经济内在逻辑一致。虽然国际疫情压力很大,而且发展趋势难测,但中国还要继续保持开放,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能寻求主动“脱钩”。短期内中国经济的复苏可能要在更大程度上靠内需拉动。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主要都是为了满足内需而存在并从事生产的,所以其恢复意义重大。

 

  中国有大量人口的就业和基本生计状况脆弱,疫情加大了保民生的压力。疫情对就业带来的冲击明显,低收入群体的状况更令人担忧。2020 年第一季度,城镇新增就业只相当于往年同期的约 70%,明显差了 30 个百分点。城镇调查失业率指标 2018 年 1 月才有,从这之后一直到去年底,失业率总体在 5%左右,但今年 1 月份是 5.3%,2-4 月大体上升到 6%左右。

 

  过去的研究表明,5%左右的城镇调查失业率大体相当于自然失业率,即摩擦性失业加上结构性失业,属于充分就业状态。现在增长一个百分点,意味着出现了周期性失业现象,需要政策应对。从宏观经济学角度来看,常规情况下最简单的做法是刺激经济增长速度,使之回到潜在的增长能力上,失业率在理论上就会降到自然失业率水平。失业率不仅仅是一个数字,更代表实实在在的人。从个体层面上,最容易遭遇失业的人与最承受不起失业的人,两者之间具有很大的重合度。因此,这个人群也是保基本民生的重点。

 

  促进就业、降低失业率不能只靠刺激经济。如果面临的是经济周期现象,把经济增长速度刺激回到潜在增长能力上就可以消除周期性失业。但是,疫情的特点决定了只采用刺激的办法可能无法回到潜在增长率,因为这是来自供给侧和需求侧的双向冲击。就业恢复不能完全指望刺激经济。相反,恢复就业本身反而是恢复经济增长的逻辑起点和发动点。

 

  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越来越多地来自不可抗因素,形成了巨大的负外部性。负外部性的产生,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市场会失灵,劳动力市场也会出现失灵现象。因此,这时恢复就业、降低失业率,应该动用政府这个有形之手,这并不意味着放弃市场经济,放弃市场对劳动力资源的配置,而是基于特殊情况,政府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其中一个重要的举措就是扶持扶助小微型市场主体。

 

  通过扶持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促进就业恢复。每年国家统计局和政府工作报告当中都会提到“城镇新增就业数”,去年是 1352 万人。有人提出劳动年龄人口已经出现负增长,怎么还会有这么大幅度的新增就业?其实新增就业是流量概念,指的是不断创造出来的就业岗位或机会,不是净增加。随时创造出来的新就业机会并不一定能保持住,但不断创造就可以增加就业。因此,新增城镇就业其实对应着不断产生的新市场主体及其新创造的就业岗位。

 

  根据官方统计,从新的市场主体来看,每天新增企业 1 万多个,新增企业可能不包括个体工商户。这意味着,在新创企业之外,新增个体工商户也不会少于这个数字。尽管这都不是留下来的净增量,但是不断创造的主体也意味着能够不断创造就业。增量很重要,不断创造新的市场主体,包括个体工商户和新增企业,就会不断出现新的就业岗位。中央“六保”讲“保市场主体”,李克强总理说“留得青山,赢得未来”,指的也是各种市场主体,包括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积极改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的创业和生存环境。恢复和保持新增企业增长速度,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为多种所有制、多种业态、多种经营模式和多元化的就业形式创造更好的条件,这是比较理论的说法。改善营商环境,可能对正规的企业更管用,应该把一般性的说法,转化成对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的更有针对性、更接地气的政策建议。

 

  关键词:小微企业;个体经济;失业率;疫情;就业

  (编辑:王山;审校:王砚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