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网上十大赌城网址

英国新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兴起——评英国大选保守党获胜(一)

2019-12-30

调整字号:

2019年第93期(总第1981期) 2019年12月27日(星期五)

  

  英国新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兴起——评英国大选保守党获胜(一)

  [导读:12月12日英国举行议会选举,保守党赢得撒切尔以来最大的议会多数席位,工党遭受二战以来最大败绩。有学者认为英国的选举制度是失败的:支持脱欧的政党共获得46.4%的选票,却得到57.4%的议员席位,未能将公众情绪转化为合理的代表性结果。保守党获胜的关键在于右翼进行国家主义投机,实现了保守主义和威权民族主义的联盟。大选结果表明新自由主义民族主义在英国的兴起。这不仅将定义西方未来的政治,甚至预示着美国在不远的将来也将拥抱一国保守主义策略。]

  英国选举制度失败 脆弱的民主制度面临考验

  英国选举制度不能代表公众意愿

  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教授杰弗里·萨克斯(Jeffrey D. Sachs)在《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撰文指出,在英国近代史上最重要的问题上,无论是离开欧盟还是留在欧盟,英国的选举制度都产生了荒谬的结果。大多数英国公众希望保留在欧盟,并实际上在12月12日的议会选举中进行了相应投票。然而,这次选举产生了保守党的绝大多数席位,后者迅速支持了英国脱欧。原因很简单,但令人不安:得票领先即入选的选举制度未能将公众情绪转化为合理的代表性结果。

  在得票领先即入选的选举制中,每个立法机构席位分配给赢得最大选票的候选人,无论其是否占多数。因此,当多数意见在几个政党之间分裂时,少数意见占多数。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假设有三方:留欧(Remain)1,留欧2和脱欧。假设在每个选区中,有66%的公众想留欧,34%的想脱欧,留欧的选民在两个留欧的政党之间平均分配。Remain-1和Remain-2在每个地区中各自获得33%的选票,而离开党则以34%的选票赢得地区选举。如果这一结果在所有地区都得到推广,则脱欧党将以34%的全国选票赢得100%的席位。相比之下,在全国比例代表选举制中,留欧党派将赢得66%的席位,并组成政府。

  当然,英国的实际情况更加微妙。英国脱欧不是唯一的竞选问题,有11个政党,而不仅仅是3个,至少获得了0.4%的全国选票。在这11个政党中,有8个政党(包括工党、苏格兰民族党、自由民主党、新芬党、威尔士党、社会民主党、绿党和北爱尔兰联盟党(APNI))在竞选中表示要进行第二次英国脱欧公投(“人民投票”)或留在欧盟。11个政党中有3个支持不举行第二次脱欧公投:保守党,民主统一党和英国脱欧党。

  11个政党总共获得了98.6%的选票,剩下的1.4%由数十个较小的政党组成。竞选留欧或举行第二次全民公决的8个政党获得了52.2%的选票,而没有第二次公投的英国脱欧运动的3个政党获得了46.4%的选票。然而,三个支持脱欧的政党获得了373个席位,而寻求留欧或举行第二次公投的政党只有277个席位。

  此结果有两个原因。首先,英国脱欧投票几乎全都集中在保守党一党上,保守党获得了英国脱欧投票总数的94%。相比之下,工党在反对英国脱欧或要求举行第二次公投的8个政党中仅赢得了61%的选票。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团结了英国脱欧派。工党领袖杰里米·科宾(Jeremy Corbyn)破坏了留欧派。

  第二个原因是,按照得票领先即入选的原则,留欧在一些地区(例如伦敦和苏格兰)获得的压倒多数(70%或更高)实际上是浪费了选票;该党仍然只赢得了一个席位。在比例代表制中,这些选票将计入国家一级的党派份额。

  投票份额与最近的英国脱欧民意调查一致。在选举前进行的一项特别有说服力的民意测验中,留欧派超过了脱欧派,比例分别为53%47%。多数选民想留下,但选举制度产生了压倒性的议会多数支持脱欧。

  英国是仅有的少数几个拥有得票领先即入选的选举制度的高收入民主国家之一,其中包括美国和加拿大(英国将自己的民主制度遗赠给这些国家)。如果英国像几乎整个欧洲大陆那样拥有全国比例投票制度,它将走向第二次英国脱欧公投并留在欧盟。选举结果可能会导致多党联合政府,反对快速脱欧。

  另一个不那么容易解决的明显问题是,年轻人绝大多数希望留在欧盟,而老年人则想离开欧盟。年长的选民将未来强加于不希望这样做的年轻人,但这些年轻人很可能必须在其余生中应对这样的后果。

  因为通过建立两党制或近两党制来促进政治稳定,得票领先即胜选的投票制度受到赞扬。英国的两个主要政党获得了76%的选票,在下一届议会中将拥有87%的席位。但稳定性是虚幻的。这样的代价是产生了这样的政府:少数人可以粗鲁地对待超过一半人口的利益和偏好。发生这种情况时,社会就会在政治上两极化。

  在欧洲大陆,大多数政府都是多党联盟。多党联盟可能难以形成,难以维护,并且行动缓慢,然而,由多党联合建立的进程,阻止了少数派在违背多数人意愿的情况下获得政治奖励。

  在美国,情况更加危险,美国总统选举任命了强大的执行官,可以支配两党制立法机构。这是一个被三重诅咒的系统。首先,两党在表达民意方面做得很差,尤其是因为美国国会竞选活动的资金是由财阀筹集的。第二,过分的权力掌握在一个人的手中。第三,由于总统选举团的特殊性,总统可以以比对手少的选票获胜——就像最近五届总统选举中的两次一样。2016年,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57%的选票,尽管比希拉里·克林顿少了280万票。

  正如英国最近的大选所证实的那样,两个主要的盎格鲁撒克逊民主国家正在失败。但是,他们之所以失败,不仅是因为两极分化的选民,而且还因为过时的选举制度,由此产生的政府不能很好地代表公众情绪。

  保守党试图重塑英国民主以维护统治

  《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助理编辑乔治·伊顿(George Eaton)在该杂志撰文指出,保守党在执政十年后,在连续的第四次大选中赢得了自1987年撒切尔胜利以来的最大多数。这种结果在英国选举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而且在任何欧洲民主国家中都没有先例。最直接,也最明显的后果是英国现在将离开欧盟。

  但是没有人应该相信保守党的野心将仅限于英国脱欧以及在目标领域增加支出。长期渴望获得此类胜利的保守党将利用其多数席位重塑英国民主。他们的目标是将保守党的霸权在一代人的时间牢牢确立。

  该党宣言中被严格审查的“保护我们的民主”部分明确了他们的意图。《定期议会法案》将被废除,这赋予约翰逊确定下届大选日期的个人权力。他们将以解决选举欺诈为幌子出台选民识别法,但要知道那些缺乏照片身份证的人(例如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群体)将不太可能投票。

  保守党将对议会的边界进行改革,以使选区规模相等,从而有可能使保守党获得进一步的优势(该党的席位平均比工党的席位大)。得票领先即入选的投票制度将不会改革,这项制度使保守党56%的国会议员(364)拥有43.6%的投票权。

  但是,最重大的威胁却更加遮遮掩掩了。宣言这样宣告,“英国脱欧后,我们还需要研究宪法的更广泛方面:政府,议会和法院之间的关系;皇家特权的运作;上议院的作用”。言外之意很明显:最高法院裁定约翰逊暂停议会是非法的,并且上议院使政府在英国脱欧多次失败之后,保守党打算报仇。约翰逊政府可能比以前的任何保守党政府都更加残酷地部署权力,以维护自己的统治。

  在英国,当唐纳德·特朗普践踏美国民主规范时,自由主义者感到惊恐。但是令人不安的事实是,英国仍然更容易受到威权主义的侵害。英国的中央政治模式,不成文的宪法和过时的选举制度都是给现任政府的礼物。如果英国首相拥有下议院的多数席位,他们在欧洲的权力几乎无与伦比。

  选民最近的习惯是仅以很少多数票或根本没有多数票投给政府,这是非正式的制衡。但是约翰逊的明确胜利已经消除了这一点。苏格兰是反抗保守主义霸权的为数不多的地区之一,可能很快就会脱离英国。英国精致、不成文的宪法和脆弱的民主制度现在面临空前的考验。

  保守党提出一国保守主义 经济政策遵循谨慎正统道路

  保守党右翼的国家主义投机

  《新政治家》(New Statesman)特约作家保罗·梅森(Paul Mason)在该杂志撰文指出,2019年4月,英国政治出现了四党政治的高潮:工党的选票下降到22%,自由民主党上升到近20%,保守党也陷入了崩溃,并一度在英国脱欧党的咄咄逼人之下黯然失色。这要求工党和保守党都采取战略行动以重新获得主动权,保守党采取了果断行动,工党没有。

  保守党推选了约翰逊,唐宁街和内阁都配备了能与特朗普一较高下的右派新自由主义者;进行了反对少数民族和左翼的文化大战;为无协议脱欧设定路线;当紧要关头到来时,在议会暂停的危机中,他们将整个自由主义保守派清除出了议会。

  然后,当休会危机结束并且对约翰逊脱欧协议的抵制重新回到议会时,工党整体上没有意识到反政治情绪正在加剧的危险。当约翰逊操纵议会进行一场选举时,人民与议会相对立的叙述已成脚本并很容易被接受。工党面临的是保守主义和威权民族主义的联盟。唯一的回应是中间派与左派的联盟。但是中间派和左派,甚至在工党内部,也坚决互相斗争。

  伦敦国王学院欧洲研究教授和《国际社会主义》(International Socialism)杂志的编辑亚历克斯·卡里尼科斯(Alex Callinicos)在该杂志撰文指出,约翰逊在出任首相后迅速陷入困境。一方面,下议院受到敌对的工党、亲留欧政党和(至关重要的是,因为他们使联盟成为多数)一小撮支持欧盟的保守党议员的控制,他们通过了所谓的《本恩法案》(Benn Act),使英国在最后期限(10月31日)之前没有达成协议离开欧盟是非法的。另一方面,最高法院否决了约翰逊使议会陷入僵局、并使自己摆脱这些骚乱的议员们的企图。

  保守党的竞选活动以约翰逊的口号“完成脱欧”为主导。自从他进入唐宁街10号以来,他的目标一直是通过团结选民的脱欧派来赢得大选。他成功地压制了英国脱欧党,该党在5月份赢得了欧洲议会选举的胜利: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屈服于其支持者的压力,没有参加保守党的竞选。但是,即使在工党席位上,保守党还是领导赢得了工人阶级的脱欧派选民,这些选民对工党在英国脱欧问题上的矛盾情绪感到不满。

  《金融时报》评论了这一策略带来的保守党基础的转变:数百万手头不宽裕的选民之所以转向该党,是因为他们不仅不喜欢欧盟,而且不喜欢大规模的移民,政治正确性和自由主义社会价值观。但这些选民喜欢资金充裕的大型公共服务,希望国家保护他们免受自由市场的残酷侵害。简而言之,他们的偏爱与赞同英国脱欧的右翼思想家所支持的纯粹经济自由主义主义相差十万八千里。

  约翰逊政府将努力调和其提议的彻底脱离欧盟模式与保护新保守党选民的愿望。脱欧的吸引力将保守党推向年龄更大,蓝领,受过更差教育的选民,这些选民不太可能住在亲欧盟地区,例如伦敦,其他富裕城市和苏格兰。在此过程中,保守党呈现了欧洲大陆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典型特征。

  一国保守主义的经济政策遵循谨慎道路

  《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编辑主任Robert Shrimsley在该报撰文指出,保守党在下议院的多数席位将为约翰逊先生提供了国内政策的喘息空间。这也将导致基础设施支出的大幅增加。他一直表示自己将以“一个国家”的保守党进行统治。保守党集合了一个新的选民群体,他们获得的很多席位是较贫穷的、更加依赖公共服务以及更加社会保守的。英国脱欧使保守党得以与更底层的中产阶级和蓝领工人重新建立联系,其政策将反映出这种转变。约翰逊先生将不得不履行他的诺言,以结束紧缩政策。那些想要低税收和低公共支出的保守党将需要适应他们的新政治基础。

  伦敦国王学院欧洲研究教授和《国际社会主义》(International Socialism)杂志的编辑亚历克斯·卡里尼科斯(Alex Callinicos)在该杂志撰文指出,不应在领导层上夸大这一转变。约翰逊自称为“一国保守党”。传统上,这个标签与反对撒切尔、采用新自由主义的保守党派联系在一起,他们致力于福利国家,并实行一定程度的国家干预。目前,这种潮流在政治上或多或少已被淘汰,肯·克拉克(Ken Clarke)被开除党籍,迈克尔·赫塞尔廷(Michael Heseltine)在大选中支持自由民主党。

  但是约翰逊的宣言并没有代表他们朝这个方向迈出任何重要的一步。相反,它要走谨慎的道路。它既避免了自由市场人士钟爱的大幅减税,又避免了梅和她的顾问蒂莫西在政府成立之初就对工人阶级选民采取的那种“国家保守”姿态——尽管约翰逊后来确实在后一个方向上采取了步骤,承诺在英国脱欧后放松欧盟对对国家工业援助的限制,并利用公共采购来“支持英国业务”。

  宣言的谨慎部分是因为财政大臣萨吉德·贾维德(Sajid Javid)成功捍卫了相对财政正统的经济政策。为了应对工党的挑战,他放宽了前任菲利普·哈蒙德(Philip Hammond)的财政规定,每年增加220亿英镑的公共投资。但是他又以承诺在三年内保持预算平衡的方式取代了它们。正如《金融时报》所说,这是“一个约束,几乎没有为日常支出的增加(诸如社会医疗)以及大胆减税留有空间”。这种经济上的谨慎使约翰逊对脱欧的承诺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尽管如此,他还是能够利用最高法院对他和下议院的多数人的判决,从反建制派的视角抛出这一点。这在12月12日见成效了,他获得了英格兰北部的工党脱欧派选民的青睐。

  英国大选结果表明新自由主义民族主义的胜利

  新右翼民族主义不意味着对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否定

  西彻斯特大学英语系教授格雷厄姆·麦克菲(Graham MacPhee)在美国智库《外交评论》(Foreign Policy For Focus)网站撰文指出,新自由主义全球化推动了世界右翼民族主义领导人的崛起——从西半球的唐纳德·特朗普和贾尔·博尔索纳罗,到欧洲的维克多·奥尔班和鲍里斯·约翰逊,再到亚洲的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和纳伦德拉·莫迪。

  尽管他们之间存在分歧,但都对传统的政府政党产生了普遍的失望,这些政党未能捍卫普通人的利益和生活水平,以使其免受与资本跨国流动相关的社会混乱。但是,英国大选最清楚地表明,尽管采取了民族主义言论,但新右翼并不旨在再平衡其国家政治与全球体系之间的天平。

  胜利的现任首相约翰逊对保守党的竞选运动押下了两个口号:“让英国脱欧”和“夺回控制权”。然而,仔细查看约翰逊的计划就可以发现,它对全球化的无根力量以及民族国家内部民主决策提供的政治和经济庇护之间的竞争不感兴趣。

  真正危在旦夕的是这一冲动,试图通过在世界市场上找到有利的利基市场来击败竞争对手——对英国来说,就是成为“欧洲新加坡”。而矛盾的是,正是民族主义语言被用来推动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这种更加残酷的、令人丧气的版本。

  正如历史学家奎因·斯洛博迪安(Quinn Slobodian)所写,新自由主义的全球视野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世界,一个“由超国家机构制定规则,其运作范围超出任何选民的影响”的世界。

  这种“规则世界”(最明显体现在世界贸易组织(WTO)中)使市场运作脱离了任何特定人群的决策。公司和投资者影响着普通百姓的生活——引导(或撤回)资源和就业,设定工资和条件,影响环境和安全标准以及确定获得健康,教育和社会服务的机会。然而,他们的决定是作为市场结果提出的,因此不在民主控制或责任的范围之内。

  从理论上讲,民族主义似乎对这种跨国视野不利。无论是民主的,专制的,平等的还是富裕的,民族主义听起来总是将国家利益置于外部考虑之上。但是,英国脱欧的言论有助于揭示,新右翼民族主义实际上对居住在国家政体中的人们几乎没有作出任何承诺——尽管这对定义为外国人,难民或“非本国”人民的人构成了真正的危险。

  英国脱欧言论的力量部分在于其深深植根于英国政治文化。尤其是,它对主权的主要关注可以追溯到已深深影响撒切尔主义的英国政客和公共知识分子埃诺克·鲍威尔(编注:John Enoch Powell,1912年6月16日-1998年2月8日)的思想和论点。脱欧党领袖奈杰尔·法拉格(Nigel Farage)非常钦佩鲍威尔,鲍威尔是“新种族主义”的早期代表人物,他用一成不变的文化差异代替了越来越不可信的生物学“种族”概念。除了为非白人移民提供一种“可敬”的敌对语言外,鲍威尔还发展了国家主权的言论,这实际上并没有触动新自由主义的“规则世界”。

  鲍威尔陈述的关键是他将经济活动排除在政治决策之外,因此“国家主权”被似是而非地重新定义为遵守世界市场的指令。尽管事实上跨国经济力量在国家政府的行动和普通百姓的生活中经常起着决定性的作用,但鲍威尔坚持认为全球化“与政治独立和自治无关”。正是这种坚持支撑鲍威尔拒绝在欧洲层面的任何主权集中。

  在鲍威尔看来,新自由主义的“规则世界”就像自然法则一样,是在政治决策之外的。像重力一样,它们无法调整、修订或拒绝。但是像重力一样,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意味着它们会消失。市场被想象成一个自由的,个性化的交易所,它被展现为自发的公平竞争环境——而不是旨在引导政治决策以与跨国资本积累保持一致的系统。

  从这个角度看,国家主权变得非常容易——只需声明成为一个国家的意愿即可。然而,与此同时,它奇怪地变得空泛了。如果政治不与全球经济联系在一起,那么各国政府就不会相互联系在一起。他们就不会一起合作来塑造全球经济体系,例如,将投资重新用于社会产品,减少收入和财富不平等或保护环境。实际上,它们的主要作用是促进新自由主义的“规则世界”的顺利运作。那么,“国家主权”,“政治独立与自治”还剩下什么呢?如果社会正义和环境可持续性问题不在讨论之列,那么我们所谓的“收回控制权”究竟是指什么呢?

  对于鲍威尔而言,国家主权归结为对国家意志的主张——维持在文化和种族上同质的国家的意志。构成“政治独立和自治”的内容并不是关于澳门网上十大赌城网址如何工作、如何教育子女、如何支持有需要的人或创造可持续未来的集体决定。相反,对于鲍威尔而言,主权主要包括将非白人移民拒之门外,为国防做准备,当然还要维护世界市场规则。

  保守党的竞选活动呼应了鲍威尔对国家主权的一丝不苟的观念,几乎完全集中于通过“使英国脱欧”来“夺回控制权”。

  欧盟的新自由主义跨国规则及其民众的不满

  西彻斯特大学英语系教授格雷厄姆·麦克菲(Graham MacPhee)在美国智库《外交评论》(Foreign Policy For Focus)网站撰文指出,埃诺克·鲍威尔对主权的描述有助于从多个层面上解释英国脱欧言论的非凡魅力,尤其是考虑到英国对欧盟的经验时尤其如此。

  欧盟实际上是新自由主义跨国规则(资本,商品,服务和劳动的自由流动)、机构合作以及社会、劳工、消费者和环境保护的矛盾混合。这种混合解释了在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之前,整个英国政治阶层对欧洲达成的令人惊讶的共识水平。

  一方面,它的新自由主义方面得到了保守党和新工党政府的支持,包括玛格丽特·撒切尔,托尼·布莱尔和戴维·卡梅伦。另一方面,它能够将新自由主义自治的“世界规则”处于某种程度的民主控制之下——或者至少减轻一些其最坏的社会后果——这吸引了工会和许多左翼的社会民主主义者。但是,这种混合对于受新自由主义全球化影响最严重的国家并没有那么好。

  相反,对于许多人来说,欧盟代表了两个世界的最坏表现:体现了无形的市场力量和国家调控的官僚干预的消极影响。从这个角度看,欧盟将无情的市场化所产生的被抛弃感与政府对社会民主主义的干预主义联系在一起。随着收入和工作的不稳定性增强、公共服务日益恶化,欧盟与移民的联系(劳动力的自由流动)被视为对经济落后者和社会凝聚力的威胁。因此,脱欧被视为重新掌握该国曾经行使过、但是却应精英们的要求放弃了的理想主权。英国脱欧被看作是“收回控制权”。

  英国脱欧的公开讨论主要缺失的地方在于,没有持续挑战这一观念——纯粹的“国家主权”可以不受全球市场规则的影响。在世贸组织规则的推动下,硬脱欧被视为独立和自决的机会。从更现实的角度来看,这将导致人民主权的减少——并在薪酬,工作条件和社会保障方面进行逐次竞争。

  民族重建实质是新自由主义民族主义

  麦克菲在《外交评论》的文章指出,选举始终是对未来国家政体的不同看法之间的较量。但是,英国大选是非同寻常的——也是具有启发性的——因为它也是一场对国家主权的不同理解的竞赛。没有什么能够比两个主要政党对国家基础设施的对立态度更能清楚地解释这一点了。

  保守党在数年间卖掉了公用事业——例如能源,水,铁路和皇家邮政,该党仍然坚定地反对重新国有化。随着私有化的发展,消费者的价格上涨,主要是向外国投资者支付了股息,每年的价格约为80亿英镑(约合105亿美元),或每户315英镑。

  工党的关键在于使这些公用事业重新归公所有,据估计这项政策将在7年内收回公用事业。这里的社会利益很明显:重新国有化不仅减少家庭成本并增加基础设施投资,而且还会使这些公用事业承担社会责任。对于工党而言,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失败为国家政体的重建提供了机会。他们承诺不仅要振兴公共服务和投资绿色经济,而且还应扩大公民对影响其生活的市场力量的控制措施。

  保守党的计划,尽管为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和维持治安提供了适度的资金增加,但对于国家基础设施,减少不平等或建立可持续和公平的经济,几乎什么也没有做。它的竞选活动主要是基于“让英国脱欧”的口号所引起的“国家主权”幻想。

  这次大选证明了英国脱欧言论的持久力量。但这也告诉我们有关新右翼的所谓“民族主义”的重要信息。如果不恢复民主政体在世界市场规则之外做出决定的权力,实际上宣称“国家主权”将只会剥夺普通百姓的力量,并增强新自由主义的“规则世界”。

  保守党的胜利将深刻影响整个西方未来的政治

  保守党的胜利是民粹主义时代的关键事件

  《美国保守主义者》(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杂志罗伯特·莫里(Robert W. Merry)在该杂志撰文指出,早在12月6日,就在鲍里斯?约翰逊在英国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之前不到一周,《华尔街日报》的杰拉德·贝克(Gerard Baker)分析了约翰逊获胜对英国——很可能超出英国的政治影响,他写道,这将是“现代西方政治发展中的一个决定性时刻,这是民粹主义时代的潜在关键事件,其后果可能超出英国范围。”

  杰拉德·贝克认为,在约翰逊领导下的保守党已经对以下观点转变了支持态度:所谓的“新自由经济学”,以及对同性婚姻和宽松移民政策等社会问题的自由主义态度。他阐述:

  一个党派在过去的核心支持者大部分是受过高等教育,经济上成功的成就者,对高水平的移民,自由贸易和全球一体化持开放态度,它正在成为这样一个党派:包括大量的弱势群体和没有受过良好教育的人,这些人在不平等加剧的时代失去了自己的基础,他们支持贸易保护主义、对移民实行严格限制以及至高无上的国家主权。

  贝克建议,即将到来的重组大选,似乎是由推动西方其他地方(包括美国)的保守主义民粹主义运动的相同力量造成的,唐纳德·特朗普于2016年升任总统,以及其他国家如波兰,匈牙利,意大利,德国和法国。贝克写道,在所有这些地方,大量选民“都被传统的政治领导者忽略甚至鄙视”,他们推动或破坏了政治。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工人阶级的白人,他们感到在经济上被全球化抛弃了,并且与城市文化精英疏远了。

  贝克举例说明了毕肖普奥克兰(Bishop Auckland)的政治局势,在英格兰东北部的达勒姆郡的议会选区,自1935年以来,该选区一直由工党代表国会参加。“以工人阶级为核心”,贝克这样描述选区,它在1997年给了工党三分之二的选票。但是在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中,它以61%对39%的投票赞成退出欧盟。自当地煤矿关闭以来,周围的经济崩溃,而伦敦和南部其他城市蓬勃发展,沮丧和不满推动了毕晓普奥克兰的政治。

  贝克的挑衅性文章在报刊上刊登的第二天,《纽约时报》发表了帕特里克·金斯利(Patrick Kingsley)的一篇长篇文章,该文章基于在约翰逊获胜之前,他在英国的广泛旅行。他指出各种各样的政治情绪在选民中蔓延。但随后他补充说:“尽管如此,人们又一次回到民族主义政治,紧缩政策和经济疏远。”他说,通常,挫败感根源于英国脱欧。

  他前往英格兰中部附近的希尔布鲁克(Shirebrook),曾经是一个繁荣的采矿小镇(如Bishop Auckland),自从矿山关闭以来,如今已陷入经济困境,取而代之的是工资低廉。金斯利写道,自从希尔布鲁克周围的选区于1950年成立以来,其大部分为工人阶级的居民一直都当选为工党议员。然后是英国脱欧公投,选民中有70%的人放弃了欧盟。

  《华尔街日报》的杰拉德?贝克和《泰晤士报》的帕特里克?金斯利确认了相同的政治现象,即保守的民粹主义正在上升,它是由西方工人阶级驱动的,而新自由主义政党一旦失去了曾经被视为核心的选民,他们将处于危险之中。

  所有这一切的潜在现象是,西方的精英阶层精英在试图将自己的国家朝着许多公民不愿走的方向发展时——走向全球主义、开放边界、反民族主义、去工业化和反宗教与社会道德时,引发了一场政治大火。整个西方仍然有大选区支持这些观点。但是,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它将定义西方国家在不久的将来的政治。这就是鲍里斯·约翰逊在12月12日取得的非凡政治胜利的意义。

  英国预示美国将拥抱一国保守主义策略

  詹姆斯?平克顿(James P. Pinkerton)在《美国保守主义者》杂志撰文指出,跨大西洋政治的陈词滥调——简单但依然真实——是英国的政治趋势经常预见到美国。

  例如,早在1979年,撒切尔夫人的胜利就标志着转向自由市场政策的转变。次年,志同道合的罗纳德·里根的胜利对美国来说也是如此。

  最近,2016年6月的英国脱欧投票预示着新自由主义的转变。此后不久,特朗普踏入了反世界主义的脉络,自称为“脱欧先生”,并继续赢得总统职位。现在,约翰逊的重大胜利表明,同样的民族主义主题仍然引起共鸣,这对特朗普的连任前景是一个积极的预兆。(英国大选后的第二天,巴比伦·比讽刺性地嘲笑道,“当鲍里斯·约翰逊摘下揭露自己面具,成为唐纳德·特朗普,英国进步人士感到了震惊。”)

  可以肯定的是,两国之间仍然存在着政治分歧的海洋——但在某些方面,这两个盎格鲁国家可能正在融合。现在,应该注意整个大西洋的最新政治发展:“一国保守主义”的明显复兴。12月13日,约翰逊站在唐宁街10号前面,介绍了“我们新的一个国家的政府,人民政府。”

  一国保守主义可以追溯到19世纪的本杰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他的愿景是建立一个繁荣的社会,尊重私有财产和传统,但同时也考虑到有需要和不幸的人。正如当时伦敦市市长约翰逊在2010年所说:“我们是一个国家的保守党。富人对穷人和有需要者负有责任,但如果您对富人进行恶毒的财政惩罚,以致他们离开这个城市和这个国家,您将不会使他们表达并履行这一职责。我希望伦敦成为一个充满竞争,充满活力的工作场所。”

  我们可能会强调,当时,保守党人约翰逊是伦敦市长。换句话说,只要传达适当的信息,保守派就能在大城市中取胜——今天的美国共和党人可能会留意这一点。在谈到美国共和党人时,可以注意到共和党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和保罗·瑞安明显缺乏一国的精神。他们输掉了大选。

  当然,自特朗普当选以来的三年中,医疗保健的政治已经从自由主义转向了维持奥巴马医改的现状。因此,难怪共和党人在2018年中期遭受重创,那里的医疗保健是头号问题。此外,由于支持医疗保健的民主党人赢得了肯塔基州和路易斯安那州这两个红色州的州长选举,共和党在2019年再次遭受重创。美国选民正在发出明确的信息。因此共和党也许已经准备好接受英国有益的启示。

  实际上,2019年保守党宣言不仅有帮助,而且内容详尽。该文件在“加强国家医疗服务体系(NHS)和社会关怀”标题下宣布:“国家医疗服务体系代表了这个国家的最好。当我们的孩子出生,当我们的朋友和家人患病,当我们的亲人屈服于年老和身体不适时,我们就在那里。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珍贵的——特别是因为它在使用时是免费的,并且根据需要而不是您的支付能力为您服务。作为保守党,我们坚信国家医疗服务体系。”

  除了这个一般的清单外,宣言还包括有关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其他具体承诺,例如承诺增加5万名护士的承诺。我们是否提到约翰逊以压倒性优势获胜?

  约翰逊设法通过两种方式使用他对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支持。首先,在对所有人医疗保健的声音支持中,他驳斥了左翼的标准指责,即右翼无情。其次,他能够辩称,保守党管理NHS实际上更加可靠,因为与科宾和他的懒惰左派不同,保守党不会破坏支持它的经济,以及其他社会计划。

  因此,现在即使在共和党统治的阿拉巴马州,领导人也正在努力改善农村医疗保健。随着2019年选举结果的充分吸收,我们可以期待更多的共和党人朝着一国的理想迈进。对于依赖工人阶级和中产阶级的共和党来说,这是一个必要的转变,因为那是选票所在。

  实际上,一些观察者已经看到这种转变的到来。例如,2017年蔡斯·马达尔(Chase Madar)在《美国保守主义》杂志上写道:“五年之内,美国右翼将愉快地接受社会化医学。”可以肯定的是,这一预测可能在其时机上有些大胆,在用词上也很直白。毕竟,即使政策思想倾向于在大西洋中部的某个地方融合在一起,但美国已经赢得独立,可以自由地提出自己的政治术语。然而就政策本质主义而言,马达尔的话将很快得到证实。

(完)

  (整理、编译:孙小雨、张佶烨;责任编辑:王砚峰)

  2019年第93期(总第1975期)          2019年12月27日(星期五)

  地址:北京阜外月坛北小街2号          E-mail:tsg-jjs@cass.org.cn

     澳门网上十大赌城网址             kingwyf@163.com

  邮编:100836

  电话:(010)68034160            传真:(010)68032473